学校首页 | 18luck新利手机版 | 思政网 | 南工校报 | 南工电视 | 旧版入口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思政网 >> 理论学习 >> 社会专栏 >> 正文

四问长江口北翼之变

时间:2009-11-18 来源:18luck新利手机版人民网 作者:szw 摄影: 编辑: 上传: 阅读次
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中查看。

 ●在长三角一体化进程中,上海与长江口以北的交通联系,一直是沪苏两地经济合作的“短板”所在。长江隧桥和崇启大桥建成之后,长三角一些具有特殊区位和资源优势的地方有可能获得快速发展。

  ●只有打通长江口以北这个“关节”,长三角一体化的合作进程才能真正全面开展。如能淡化行政约束,加强资产融合,形成联合实体,合理分配利益,那么长江口北翼的巨大发展前景,是清晰可见的。

  ●主持人:本报见习记者 封寿炎

  ●嘉宾:王明志(上海组合港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

  郑德高(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上海分院院长)

  封寿炎:长江隧桥开通后,这段时间崇明岛游客爆棚。2011年崇启大桥通车后,上海到江苏启东的车程将缩短为1小时。江海交通阻隔不再,长江天堑变通途,这对于上海和江苏长江口以北区域的经济合作,将产生怎样的突破意义?

  王明志:在长三角一体化进程中,上海与长江口以北的交通联系,一直是沪苏两地经济合作的“短板”所在。但是两桥落成后,将极大改善上海与其北翼苏中、苏北地区的交通联系,特别是建立与南通启东市等沿海地区的便捷运输通道,这对于进一步密切长江口的经济联系,进一步实现资产、资源的融合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众所周知,以上海为中心、苏浙为两翼的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在长三角经济走向一体化、拉动中西部地区经济发展方面起着基础性作用。但是,长三角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中西部地区经济的快速腾飞,对上海国际航运中心港口通过能力的同步增长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相信长江口隧桥和崇启大桥的建设,将为上海国际航运中心长远发展、开辟新的深水港区提供新的战略选择。

  封寿炎:因为天然的交通隔断,对长江口以北在长三角一体化布局中的地位和作用,不少人的认识还比较模糊,甚至还存有一些偏见。上海北翼这些地区的优势主要在哪里呢?

  郑德高:上海的土地越来越金贵,而长江口以北地区,最大优势是土地资源丰富。他们不但拥有大量开发成本较低的存量土地,而且可以填海造地,增量潜力很大。上海面临的第二个问题是产业转移。上海的重化工业比重很大,在一定程度上挤压了高新产业、第三产业的发展空间。而且我们的研究还发现,上海很多工业用地的效益其实是低于周边地区的,所以上海的工业必须往外发展。但是,因为第三产业的发展不能脱离工业的支撑,生产性服务业需要二三产互动等,上海的工业又不能转移得太远,最好是转移到周边地区。这样长江口以北沿江沿海地区的区位优势就凸显出来了。

  比如崇启大桥所连接的启东,它距浦东机场仅50公里,跟上海市中心到浦东机场的距离差不多。这些城市和地区有可能成为上海产业转移的首选地。除了区位优势之外,启东还拥有吕四港这样的港口,可以围绕港口建立临港型工业。从苏北地区来看,依托吕四港将整个临港型工业建立起来,无疑也是明智的选择。

  封寿炎:可以预见,随着桥隧工程的陆续建成,上海和江苏的合作将从“沿江发展”的模式拓展到“沿海合作”,这究竟会带来怎样的改变?

  王明志:长江口北翼启东等沿海地区深水岸线是非常宝贵的港口资源。依托于此,可以预见上海国际航运中心服务长三角、服务长江流域、服务全国经济发展的能力将会大大增强,长江口北翼启东等地区港口经济将会得到跨越式发展,而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在区域联动上将出现全新局面。

  郑德高:目前上海所属的区域经济主要沿着沪宁线、沪杭线来布局,包括南京、宁波、杭州、上海等,构成“Z”字型结构。在这个结构中上海处于末端,只能辐射沪宁沪杭线。长江隧桥和崇启大桥建成之后,既有利于江苏发展沿海地区,又有利于上海增加辐射面。在未来以上海为核心,北翼的启东、盐城、连云港,南翼的舟山、宁波,都将联为一个整体。过去的经济区只是几条走廊,今后则是多条走廊、节点以及整个网络全部打通,成为紧密结合的区域经济体。在这个区域经济体中,一些具有特殊区位和资源优势的地方有可能获得快速发展。比如崇启大桥连通的启东市,就有可能像现在江苏昆山市一样,成为长三角区域的重要节点城市,承担起服务整个区域经济的重要职能。

  封寿炎:事实上也只有打通长江口以北这个“关节”,长三角一体化的合作进程才能真正全面开展。但因为行政区划的关系,今后在与长江口北翼的联动合作中,如何切实解决行政壁垒的问题呢?

  郑德高:确实,具体到上海周边的城市来看,体制上的障碍是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还是以启东为例,如果要它在将来承担那么重要的职能,那它本身的行政能级是否足够?它目前是一个县级市,在土地政策和招商引资政策方面都受到一些制约。第二个障碍来自产业发展的政策障碍。临港型工业中,很多产业都是产能过剩、受到宏观调控的,因此只能发展大规模、大产能、技术先进、效益好的项目,这就需要等待机会。那么这样长远目标和短期目标如何协调?如果片面强调短期目标,让落后产业、落后项目占用了大量资源,将来的长远发展就可能比较困难,更高水平的区域合作就难以实现。

  王明志:上海作为全国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历史赋予了发挥对长三角地区乃至全国的带动和示范作用的重要责任。所以首先要逐步淡化行政区划意识,处理好推进上海自身发展与区域协作发展的关系。按照国家明确的战略定位和分工,要加强上海与苏浙两翼的相互协作和支持,形成分工合理、相互促进的格局。苏浙两省有关方面,要结合自身实际,从提高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综合国际竞争力和提高整体利益的高度考虑,深入研究加强两翼发展的相关措施,积极与上海对接,加强合作,承接产业转移和辐射。如能淡化行政约束,加强资产融合,形成联合实体,合理分配利益,那么长江口北翼的巨大发展前景,是清晰可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