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首页 | 18luck新利手机版 | 思政网 | 南工校报 | 南工电视 | 旧版入口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思政网 >> 理论学习 >> 正文

美国式的西方民主制度没有普世性

时间:2009-06-02 来源:18luck新利手机版《浙江日报》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李慎明 摄影: 编辑: 上传: 阅读次
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中查看。

在某些人眼里,所谓的“普世价值”往往等同于美国式的民主制度。然而,我们应当看到,在私有制条件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资产阶级民主政治,自身存在着不可克服的内在矛盾,并不具有普世价值。

  口号平等下的实质不平等

  1776年美国《独立宣言》一开始便宣称﹕“我们认为这一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这就是著名的“天赋人权”说。而实际上﹐当时签署宣言的却是清一色的白色男人绅士,他们所说的人并不包括黑人与妇女。1920年美国妇女才有选举权﹐1965年美国黑人才真正拥有投票资格。资产阶级在宪法的旗帜上讲民主﹐而在宪法的细节里却是赤裸裸的专政﹔在宪法这个母法里讲民主﹐而在子法即工厂法典中﹐却通过私人立法确立了对工人的专制。

  稍有政治常识的人﹐都会承认﹐在阶级或有阶级的社会里﹐不是对绝大多数人的专政﹐就是对极少数人的专政﹐所谓全民国家和所有成员的民主是不存在的。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从本质上讲﹐多党制不过是统治集团内部民主表现形式﹑权力分配方式与所谓“普世民主”的点缀而已。在美国﹐仅仅是数万甚至是数千富有的人或是他们的代理人在管理着美国。不过在美国共和党的背后主要是**﹑石油﹑制造等“传统商业”的支撑﹐而民主党的背后主要是金融﹑电信﹑传媒等“新兴商业”的支撑。

  形式平等下的内容不平等

  资产阶级民主政治的那种一人一票选举制的平等﹐仅仅停留在形式上的所谓平等。现在美国的大选往往参选率仅有一半多一点﹐无论何种原因﹐这在实质上就是剥夺了近半数人的参选资格。此外﹐美国的联邦法律规定实行普选制﹐但又通过“选举人”制和州法律的“胜利者得全票”制即通吃制暗渡陈仓地改变和相当程度地削弱了普选制。

  进一步来说,在资本主义条件下﹐一人一票的普选制﹐形式上看﹐如同股民自由进出股市一样绝对平等﹐但实质上候选人只能在垄断资本事先圈定好的两个之间进行选择。即使在两人中间进行选择﹐看似自由﹐其实也极不自由﹐实际上垄断资产阶级早已通过舆论操纵了人们的思想﹐从而也无形地掌控了人们投票的这只手。

  金钱政治的本质

  曾帮助1896年威廉·麦金利赢得美国总统大选的马克·汉纳说过﹕“要赢得选举﹐需要两个东西。第一是金钱﹐第二我就记不得了。”从1789—1797年担任美国首届总统的乔治·华盛顿﹐到2004—2008年担任第55届总统的乔治·布什﹐绝大部分担任美国总统的人出身富豪﹐可以说总统职位是富人的“专利”。

  美国总统竞选的费用在近些年不断刷新纪录。1980年的总统竞选耗费资金为1.62亿美元﹐到1988年翻了一番﹐达到3.24亿美元。到了2000年﹐竞选费用总额猛涨到5.29亿美元﹐而2004年再创新高﹐达到8.81亿美元﹐其中两党候选人布什和克里筹到的竞选费用总额就超过5亿美元。2008年的美国总统选举本身更是创下24亿美元新高。在美国总统选举中,绝大多数是竞选开支超过对方的一方获胜。

  再来看美国的游说集团。美国建国伊始﹐麦迪逊在《联邦党人文集》中的第十篇阐明的主要论点是﹕美国人生活在利益集团的迷宫之中﹔废除冲突利益集团的斗争会损害自由﹔鉴于使全体人民拥有相同的意见﹑情感和兴趣又绝无可能﹐因此形成派别或利益集团也在情理之中﹔问题的关键是要把利益集团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控制在可接受的水平。为达到此目的﹐美国直到1946年才制定了《联邦管制院外游说活动法》。但就是这惟一的一部相关法律﹐也只是对利益集团的活动予以规范﹐而并非是要限制。这部法律的最大弱点或漏洞﹐在于未责成任何机构负责该法的实施。

  “金钱——舆论”操纵的“民主”

  在现代西方社会﹐垄断资本往往是通过金钱和所谓的公关公司﹑游说集团等控制立法﹑行政﹑司法机构﹐通过控制各种新闻媒介控制社会舆论和民众意识。民众的所谓权力与自由﹐只不过是在他们事先设定好的资本统治集团内部少数不同代理人甚至仅在其两人之间进行选择罢了。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美国著名戏剧家帕迪·查耶夫斯基讲﹕“电视是最丑恶的民主。”

  美国一是投入大量金钱兴办各类媒体﹐在其国内特别是世界上大肆宣扬其“民主﹑自由﹑人权”等价值观念﹐拼命诋毁他们企图颠覆的国家的执政者﹐使广大发展中国家和人民丧尽自尊﹐无颜自立﹔然后﹐使其所谓的“民主”、“自由”、“人权”、“新自由主义”等价值观念和政治法律制度及政策在发展中国家畅通无阻﹐从而既达到了西方国家和国际垄断资本对发展中国家残酷剥削压迫的目的﹐同时又能用这些巧妙动听的语言掩饰它们残酷剥削压迫的实质。当金钱所垄断的媒体在世界铺天盖地都是一种声音和价值观念的时候﹐普通群众是很难区分对错的。二是拨出专款在对象国收买﹑培植代理人和所谓的“民主自由斗士”﹐筹建﹑资助﹑利用各种非政府组织﹐使它们成为推行所谓“民主自由”的先锋。三是利用对外援助﹐诱使对象国自觉自愿地进行所谓的“民主改造”并同西方民主制“接轨”。

  “仁慈”的专政

  早在1853年,马克思在《不列颠在印度统治的未来结果》中就说﹕“当我们把自己的目光从资产阶级文明的故乡转向殖民地的时候﹐资产阶级的极端伪善和它的野蛮本性就赤裸裸地呈现在我们面前﹐它在故乡还装出一副体面的样子﹐而在殖民地它就丝毫不加掩饰了。”西方资本主义强国以从海内外攫取的大量合法非法的超额利润﹐除了被少数垄断集团攫取外﹐拿出少量在国内建立所谓的“福利社会”﹐这一方面是其国内长期稳定﹑长期统治的需要;另一方面是为在全世界“示范”西方强国的政治﹑经济制度的优越﹐以向全球更加有效地输出自己的所谓民主政治。因此﹐美国经济增长的真正奥妙并不在于高科技﹐而是通过金融﹑高科技﹑军事和文化等手段﹐企图在全球范围内对所有劳动领域的劳动者的绝对控制。

  就是在对内“仁慈”的表面下﹐美国政府对人民来说﹐实质上没有民主﹐而本质上是赤裸裸的专政。近几年﹐美国国务院常常是每年度都要发表对别国的人权报告﹐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19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人权状况进行指责﹐却对自身的人权问题只字不提。为了让世界人民了解美国真实的人权状况﹐回应美国国务院对中国人权状况的肆意歪曲和无理指责﹐敦促美国反思其所作所为﹐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连续十年发表美国的人权纪录。其中列举了大量的事实与数据,说明美国暴力犯罪上升﹐严重危及人民的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执法﹑司法部门滥用职权﹐严重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权利;监狱的虐囚现象很普遍;公民享有的个人自由和权利正在逐步缩小;贫富差距仍在急遽拉大等等。透过这些事实和数据﹐我们还能够说美国的民主制度是我们应该仿效的普世民主吗?

  西方强国的垄断资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有时在国内的选举中﹐甚至在表面和形式的选举程序上﹐所谓的民主与公正都会被抛弃,而显现出“独裁”和“霸道”的“本色”。1979年英国大选时,其当局为防止各个小党派联合执政﹐在其选举制度上就做出了极其不平等的规定。保守党只需4万张﹐工党只需4.2万张选票即可获得一个议员的席位﹐而其他小党联盟则需40万张选票﹐其难度相当于保守党与工党的10倍。现在﹐这一极不合理的状况不仅没有改变﹐反而有恶化的趋势。

  美国式民主:发展中国家的良药?

  有人说﹐实行美国式的民主制度﹐贫穷国家的经济就能得到大发展。美国经济学家瑟罗曾统计了1870—1988年这118年中﹐按人均GDP计算﹐全世界前20名最富裕国家排名几乎没有变动。现在世界上有220多个国家和地区﹐除极少数社会主义国家外﹐其余几乎都是按照西方民主制在搞资本主义和所谓新一轮的“民主化”。但比较富裕的依然是那20几个国家﹐其余190多个所谓的“民主后”的国家和地区不仅面貌依旧﹐甚至更加动荡频繁和贫穷有加。西方强国的民主制﹐在他们自己的金融危机面前﹐也显得苍白无力。这正是我们认识西方民主制所谓“优越性”的绝妙教材。

  有人说﹐实行美国式的民主制度﹐就可以有效地防止腐败。陈水扁的民进党靠反国民党腐败上台﹐但陈上台之后﹐洗钱横跨全球﹐比国民党更有过之无不及。意大利曾经是三届总理361个内阁成员全部都是腐败分子。在所谓最“民主”的美国﹐前几年因党派之争﹐美国国会山上游说集团涉及到政府腐败内幕的冰山一角﹐但一旦发现继续揭露将可能伤及美国政体乃至国体﹐这刚刚开始的相互揭露便戛然而止。在这次金融危机中,我们更多地看到了大资本侵蚀普通百姓权益的腐败现象。

  还有人说﹐实行美国式的民主制度﹐国家就不会分裂。苏联按照西方开出的方子实现了所谓的民主制度﹐结果分裂为15个国家。2008年2月﹐科索沃在西方国家支持下﹐刚刚从塞尔维亚独立出去。

  所谓实行美国式的民主制度﹐经济就能得到大发展﹑可以有效地防止腐败﹑就能防止国家分裂等等﹐无非是想进一步论证美国民主制